其他狗也跟着叫,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叫。

科洛迪在《木偶奇遇记》里有句话:村口的狗叫了,于是全村的狗跟着叫,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叫。
近期,这话突然被不知道谁张冠李戴到了鲁迅头上,并有根有据地指出这话出自《狂人日记》,于是整个网络世界,从朋友圈到聊天室到各种论坛到各大网红,无不在传播这句鲁迅的新的名言。
我读书不多,但当年上学的时候,《狂人日记》还是背过的,全文和狗相关的话,可能就是那句“赵家的狗,何以看我两眼,我怕的有理”。
说白了,那个最先张冠李戴的人,就是村口的狗,而后面不加甄别传播这句鲁迅新名言的,无疑就是全村的狗了。
村口的狗叫了,全村的狗都跟着叫,可能这就是狗的天性吧,要不中国怎么会有一个成语叫着一犬吠形,百犬吠声呢?
在资本市场上,这种全村的狗都跟着叫的情形,其实表现的更加严重。
发改委一个通知,燃煤电力交易完全市场化,这本来是对15年提出的电力改革“放开两头,管住中间”路线图的落实,是中国电力改革划时代的步伐,必将为中国电力产业健康发展起到积极地推动作用,对整个电力行业而言是一个最大的利好。
当然,改革总是会有阵痛的,对于效率低下竞争能力偏弱的电力企业,进入市场无疑是有风险的,他们应该感受到寒冬的到来,像村口的狗,叫几声是可以理解的。
然而,一些具有明显竞争优势的企业,却也跟着村口的狗叫起来,这不是典型的无脑行为吗?要知道,市场化,正是你们发挥自己的体制和管理优势,获得万亿市场的最佳机会啊,你本来应该仰天大笑的,你跟着叫什么呢?